免费创建自己的网站


  金山网讯 骤降的气温,让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、神经外科、急诊科、心胸外科等科室的病床位又紧张起来。科室里高年资的医生护士都知道,“到了最忙的时候了”。

  之所以忙,是因为心肌梗死、脑卒中、急性创伤等疾患,不仅多与气温这一“诱因”关联密切,而且都存在暴发突然、最佳救治“窗口期”有限等共性,使得救治成功率、预后效果等难以更好把控。

  不过,相较于几年前,市一院心血管内科、神经外科、急诊科的忙碌程度减轻了些,而且病床流转率也明显加快。问到原因,几个科室负责人不约而同地说到了两个关键词:中心化、联盟式。

  “医院内部围绕专病打造中心化体系,外部与院前急救、二级医院、社区和乡镇卫生院形成联系密切的联盟式网络,让危重症、急重症的抢救能因为绿色通道的打通更好抓住窗口期,并且通过对基层疾病筛查、康复期管护能力的提升,让双向转诊、分级诊疗更好落到实处,是我们一直在探索的方向。”市政协副主席、市一院院长蒋鹏程说,“当然,除了不同医疗机构能力的提升,我们更重视的,是对患者全周期的跟踪管护,以及借助不同平台在基层一线推开的健康宣教。防病重于治病。”

  蒋鹏程所说的“中心化”,主要指的是市一院从几年前就开始谋划推动,并已经取得“国字号”认证的胸痛中心、卒中中心和创伤中心。围绕这些中心的建设,医院打破了原有的科室界限,按照三个中心不同病种的特性,建立了三套多学科联合诊疗系统,实现了院内从急诊接诊,到诊查检验,再到手术室紧急打开的“绿色通道”。

  “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,抢时间。”市一院副院长毛镇伟说,“卒中的黄金救治时间是3小时,胸痛的黄金救治时间是2小时,创伤的黄金救治时间是1小时。而这三类疾病又都有时间更短的白金抢救时间。院内诊疗时间的极限压缩,为的就是让患者生命得到更快救治,预后生活质量得以更大提升。”

  市一院心血管内科主任、主任医师芮涛,有很长时间在北美从事临床和医学科研工作,当他回到市一院,亲见了胸痛中心的“成长”过程,感触良多:“类似中心,国外也有,运行机制也大体相似。但是,镇江以院内中心为基础、致力于打造全市范围以内区域联盟的模式,我觉得覆盖面更广,实施起来也更接地气。”

  去年7月,以市一院为牵头单位,成立之初有涵盖全市23家分布于各市、区医疗机构的“镇江市胸痛联盟”,是镇江最早成立的一个专病联盟。4个月后,“镇江市卒中救治联盟”和“镇江市创伤救治联盟”同日成立,联盟吸纳了28家镇江本地的三级、二级和基层医疗机构。

  作为三个镇江市级专病联盟的理事长单位,市一院在一年多的时间里,无论是人力、物力还是财力,可谓“倾囊相授”。这些,也都是芮涛亲身体验的。

  “镇江的专病医疗联盟有几个特点,这是在我去过的国内许多城市中不多见的。而透过这些做法,免费创建自己的网站是能看出一家三甲医院视野和胸襟的。”芮涛说。

  芮涛认为最显著,也是最需要花精力去投入的,是对乡镇卫生院、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这些基层医疗机构的直接帮助,“因为想要抢时间,就需要从源头上作出准确判断和救治”。

  如何“瞄准”基层?芮涛和他所率领的市一院胸痛中心团队强化了三个层面的工作:基层医务人员自身能力水平的提升;基层医疗机构与上级医院专科平台的搭建;基层医疗机构特色专科的打造。

  “这三者之间是相辅相成的,也是一个封闭的逻辑循环。”芮涛认为,只有最接近病患的医务人员能够准确判断和前期施治,就能为有效延长包括心肌梗死在内的各类胸痛疾病的黄金救治时间;上下级医疗机构专科平台越稳固、紧密,患者转诊效率就越高,预后效果就可能更好;多个医务人员个人水平的提高,对打造基层医疗机构的特色专科显然也是必不可少的,“当特色专科得到了患者认可,医生、患者、基层医疗机构间的良性互动也就能悄然形成了。”

  为了实现这些建立专病医疗联盟的初衷,市一院的相关科室专家,在过去一年多里,挤出了包括双休日在内的许多休息时间赶赴各个联盟单位,通过坐诊、带教、直接参与救治等方式,帮助基层医疗机构“强基础”。与此同时,联盟里的各成员单位也派出了多个批次的医护人员来到市一院进修,从而在“请进来、走出去”的人才互动中提升整个联盟网络的临床实践能力。

  “人员的互动还有一个重要目的:专病治疗的一体化建设。”芮涛特别提到这一点,“联盟内同一个疾病的治疗规范是需要一致的,这样对患者而言可以免去重复检查的担忧,对救治而言也能缩短时间。当然,我们也借助信息化手段,通过微信群、QQ群等方式实现实时互动,既能快速判断疾病、提出救治方案,也能在业务上取长补短。”

  通过10多个月的探索和实践,镇江市胸痛联盟的整体能力提升,已经得到了国家胸痛联盟认证专家的认可:市一院新区分院已经通过了“基础版胸痛中心”认证,丹徒人民医院也正在接受认证中。目前,在三个专病医疗联盟的基层医疗机构里,也都有经过培训、考试获得认证的首席医生坐诊,他们从全科医生迈向全专结合的这一步,就是成功抢抓救治“窗口期”路上迈出的重要一步。

  “如果将每个专病医疗联盟都比喻成一个人,那么,他的细胞,就是基层医疗机构,组织器官就是二级医院,三级医院则构成了他的血管、肌肉、神经系统和皮肤。”毛镇伟形象地说道,“这个人要想治病救人,还需要不断发声,让康复管理、疾病预防的专业信息传播得更广,才能减少疾病的发生,让全民健康落到实处。”

  这一点,芮涛已有考虑:“往社区深度发展,建立更多的胸痛单元,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已有工作基础上,借助对慢病患者的摸排筛选,强化对高危人群的动态跟踪,一方面把预防疾病的工作落得更细一些,一方面帮助社区医疗机构增强诊疗能力,最终让整个联盟网络基础更坚强、运行更健康。”(崔骏 朱研)